不需要登录的豆奶短视频

那个女人乔玉灵认识……巴途国现在的太后,以前的丽妃。

看到易奇的母妃出现在这里,乔玉灵心中不好的预感放大,易玢曾经说过,易奇的母妃是会医术的。

巴途国与百齐国合作是不假,但……并不需要一国太后来参与,如果真的参与到里面来,只能说明……有一部分需要对方来完成。

医者……她又想到了那个神秘组织,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伙的。

在外面等了许久,最后只看到百齐国的将军退了出来,而易奇的母妃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,眼看着天就快亮了,乔玉灵只能先行离开。

当乔玉灵回到兵营的时候,小影正担心的站在外面等着,看到她回来,开心极了,“主子,您可算是回来了。”

“恩,昨天夜里没事儿吧?”

“没事儿,一切正常。”

“恩。”

乔玉灵与小影还没有进去,远远的就传来马儿嘀嗒嘀嗒的声音,还有马车轱辘压过地面的声音。

两人回头就看到……乔建志骑在马上,身边还有一个男人,带着纬纱帽,后面小八驾着马车,马车后面跟着几个男人。

都是便装。

白皙朵朵甜甜的笑

乔玉灵轻轻摇头,无语的看着这一行人,待他们到了跟前,她便说:“不是让你们别过来吗?”

乔建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,这还是他第一次没有听从乔玉灵的命令,所以有些心虚。

黎帅上前道:“要站在这里说话吗?”

乔玉灵无奈,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“请吧。”

乔玉灵带着黎帅到了陈涛的营帐,乔建志几个人自然由小影去安排了。

陈涛在京城见过黎帅,在黎帅进去拿下帽子时,他惊讶的半天合不上嘴巴,“参见,香王国王。”

“行了起来吧。”

黎帅摆了摆手,回头看着乔玉灵问,“国医,怎么样?

有没有什么进展,百齐国什么情况。”

“情况不太好,目前还不知道,不过他们有医者。”

黎帅刚刚坐歪的身体瞬间就直了,认真的看着乔玉灵,“跟他们有关?”

当初香王国差点成了一坐死城,都是与那些医者有关,所以现在听到医者从乔玉灵的嘴里出来,他就莫名的想到那些人。

乔玉灵摇头,“现在还不能肯定,需要查看一下对方的虚实。”

陈涛坐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的,不过也没有插过,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。

“小影。”

乔玉灵对着门外叫了一声。

小影立刻走了进来,“主子。”

“去请易玢一个人过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黎帅疑惑的问道:“这件事情与巴途国有关?”

“恩,有点关系,就要看易玢知道多少了。”

乔玉灵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想法,但还是要跟易玢却认一下。

当初易天朗的死,就是易奇母妃干的,能这样杀人于无形,要么是对方在易天朗身边太久,慢性毒一点点吞嗜了易天朗的整个身体,要么就是……对方的手段太高明。

黎帅打趣,“看来国医已经知道了些事情了。”

“了解到一点点,具体的还要等确认才可以。”

易玢很快就来了,到的时候乔玉灵正与黎帅说话,她走到了乔玉灵身边坐下,没有说话。

“易玢,易奇的母妃你了解多少?”

易玢想了想道:“其实我了解的并不多,很多都是宫里人都知道的。”

“那关于易奇母妃医术的事情,你知道多少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易玢细细回想了一下,“说来也是很奇怪,时好时坏的那种,宫里不乏有久治不愈的, 大家以为丽妃可以的时候,她看不好,大家以为她不行的时候她竟然看好了。”

“她给大家的解释是,有些医书她看过,所以会一点点,有些她并没有看过所以不会,因为她是王上的女人,所以没有人敢去细问。”

“她平常有出过宫什么的,或者与一些奇怪的人接触吗?”

乔玉灵问。

易玢点头,“这个倒是真有,我很小的时候,丽妃说自己的医术不想,还跟王上说她想让王上好好的,所以就让王上放几个医者进来教她,王上的本意是让宫里的御医教就可以了,谁知道丽妃非不行,就要请外面的云游四方的医者。”

“因为她受宠,后来便答应她了,那些日子隔三岔五的就会有人进宫,说是传授丽妃医术,不过在那之后,丽妃的医术就真的好了很多。”

“这些人一直进宫?”

乔玉灵问。

易玢摇头,“这些事情都是很早以前了,如果不是你今天问起来,我都要忘记了,也就有个两三年的时间?

丽妃身怀有孕的时候,那些人还时常进宫的,直倒后来丽妃生了孩子,慢慢的那些人也就不进宫了,再后来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乔玉灵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,她总感觉有一个大谜团包着自己,让她能感觉到危险,但又无从下手。

“在这之后还有其他可疑的事情吗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易玢回答完见乔玉灵沉默了,不由问道:“丽妃现在在巴途皇宫里,与这里的事情有关系吗?”

乔玉灵轻轻点头,“她已经秘密到这里来了,昨天夜里,我看到她在百齐国的的兵营里,那边的医者似乎在研究什么,她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过。”

易玢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,“她……她竟然……她竟然能出宫。”

“现在整个巴途国就是她的天下,她有何不能出来的。”

乔玉灵反问。

易玢木讷的点头,“是呀,现在整个巴途国都是她的,她有什么不能出来的,可是……她为什么要这样帮着百齐国,难道就是因为百里杰给巴途国的那几座城池?”

“原因不明,现在不好下定论,还需要再查查。”

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?”

乔玉灵摇头,“目前没有,对方在暗,我们在明,我们需要的是防备,但也需要搞清楚对方到底在干什么,不然我们永远处于被动。”

易奇与易玢还有陈涛都看到了乔玉灵眼底的乌青,陈涛犹豫再犹豫,小声道:“王妃,先休息吧,有什么事情等休息好再说吧。”

Author Image
admin